日德知识网

根据协议,平台作为第三方为站代收款活动

简介: 根据协议,平台作为第三方为站代收款活动,在站接受用户预约信息后,由平台向用户收取并代为保存线下购买彩票的费用(即代收款),在站完成出票后,平台将“代收款”转交给相应站。

南都记者发现,多款彩票类APP可线上购买彩票。

然而,互联网售彩早已被明令禁止,中国体彩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,并未授权任何一家企业及平台通过互联网销售体育彩票。

01现状:彩票类APP量巨大 对提款有不同程度限制近日,南都记者注意到,多款彩票类APP十分火热。

在安卓手机应用市场内以“彩票”为关键词搜索,可出现近百个APP。

6月19日,南都记者从一款名为“竞彩彩票”的应用首页看到,竞彩、北京单场、双色球、时时彩等多个彩种均可购买。

该应用的《用户服务协议》中称,平台将撮合用户与站完成相应彩票的出票活动,并相应地完成拍票发送、送票收款和彩票兑奖等信息服务。

根据协议,平台作为第三方为站代收款活动,在站接受用户预约信息后,由平台向用户收取并代为保存线下购买彩票的费用(即代收款),在站完成出票后,平台将“代收款”转交给相应站。

6月19日16时50分,南都记者在“竞彩彩票”上购买1注“竞彩”彩票,10分钟后即显示约单成功,但并不能查看站信息及实体票面。

南都记者随后致电广州市多个体彩站,均表示并未和相关APP合作,只能前往实体店购买。

南都记者实测多个彩票APP发现,其充值或下注的金额均有一定的最低额限制,如最低下注50倍,最少充值100元等。

除此之外,各个平台均对提款有不同程度的规则限制,以上述“竞彩彩票”为例,最少提款10元,每日最多提款3次。

换句话说,如果充值后不想在该平台上购买产品,已充值的金额也无法原路返回。

手机应用市场内,几乎所有的彩票类APP下方的评论区前排,均为用户投诉“无法提现”“奖金到账慢”等问题。

6月19日晚,有网友发现,多款彩票APP均出现了停售情况。

“我去彩票站”“天天中彩票”等多个平台称,近期升级维护,部分彩种无法预约。

“竞彩彩票”平台称,世界杯期间量激增,竞彩限时开售。

不过,仍有部分平台可在线购买足彩或其他彩票。

6月20日下午,南都记者在“竞彩彩票”首页注意到,“竞彩”“竞足单关”等多个彩种已停售,但世界杯赛事彩票隐藏在另一个“北京单场”彩种中,仍可顺利购买。

6月20日晚间,“北京单场”彩种也已停售,但双色球、时时彩、福彩3D等福利彩票彩种仍在该平台。

02实测:淘宝、QQ等平台代买彩票业务多个社交平台现彩票购买渠道或群组,也为购买足彩之风推波助澜。

6月20日,南都记者在微博手机客户端的个人中心页面看到,下方标有“推广”的“足彩”入口处于右下方醒目位置。

南都记者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该企业,发现其经营范围仅限于网络技术开发(不含互联网上网服务);计算机软硬件及周边产品、网络产品、电信电子产品的技术开发(以上均不含生产、加工)和销售;系统集成;投资信息咨询;信息服务业(仅限互联网信息服务和移动网信息服务业务),并未包含彩票经营及代销售业务。

6月21日,微博上的“足彩”入口已被取消。

南都记者在一家名为“大乐透xxx销售”的店铺发现,该店销售福彩双色球、体彩大乐透等多种彩票,所有商品的详情页面中均写着“世界杯竞猜联系客服”。

该店客服告诉南都记者,世界杯竞猜彩票会先在实体店铺出票,再拍照给买家。

南都记者添加该店主微信,随后被拉入一个近200人的微信群。

南都记者向其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,该店主发来一段彩票店内的小视频,并未出示相关证照。

事实上,多家APP、网站遭关停后,淘宝、QQ、微信等社交平台上购彩依然活跃。

6月21日,南都记者以“足彩”“彩票”为关键词,搜索出千余个QQ群。

南都记者加入一个近2000人的足彩群,立刻收到管理员发来的信息,称“本群不交流不下单,如需交流下单请速加新群”,并了一个APP网址。

随后,南都记者加入了这个近400人的“2018世界杯XX会”群,群内每天有大量用户交流玩法、赔率、购彩方案等,不断有用户晒出其在该群的购彩平台“点xx彩票”里的下注页面截图。

南都记者注意到,使用该平台购彩,充值若想提现,需要收取6%的手续费。

南都记者登录管理员的网址,进入一家“xx国际”的网站,该网站称,在月结算区间内进行过最低1000元有效即可成为有效会员。

南都记者在一家名为“X老师彩票秘籍”的淘宝店铺内发现,该店“双色球大乐透预测精准选号”等彩票秘籍,售价从58元到近百元不等,销量最高的彩票秘籍已有近百人购买。

“专注世界杯xx推荐”的客服告诉南都记者,58元可购买一场指定场次的荐彩服务,680元可享受45天的包月推荐活动,如有额外看好的球赛还可一起分享参考。

除此之外,该客服还了可供世界杯玩彩的APP.南都记者在这款名为“彩xx彩票”的APP内发现,包括世界杯足彩在内的所有彩种均可正常,最小50倍。

在“网易红彩”APP首页,南都记者注意到,该平台称并非购彩平台,只专家荐彩方案。

页面显示,评论员张路、解说员陈宁等多位业内人士均在该平台给出了自己的购彩方案,其命中率从40%到100%不等。

6月20日,南都记者致电中国体彩中心,工作人员表示,截至目前,并未授权任何一家企业及平台通过互联网销售体育彩票。

针对网络上现有的销售渠道,该工作人员表示该类互联网售彩行为均属违规。

如果世界杯期间接到网上可购买彩票的宣传,建议彩民不要相信。

南都记者了解到,我国彩票发行是由财政部审批,民政部、体育总局下设的彩票管理中心组织发行,一般以实体门店方式销售。

此前,我国彩票发行也经历过一段长达十年的互联网彩票时期。

然而,互联网彩票兴盛的背后,也带来了一系列监管难题,出现了网站截留彩金、卷款跑路,彩民一夜豪掷几百万、倾家荡产等。

南都记者梳理裁判文书网发现,仅以“互联网彩票”为案由,近三年来便有10余起刑事民事。

2015年4月,财政部、民政部、体育总局等八部委联合发布禁止互联网销售彩票公告,公告中指出,对彩票销售机构和代销者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,要依法依规严肃处理。

2016年5月,财政部联合部、工商总局、民政部、体育总局在内的五部委发布通知,称未经批准,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。


以上是文章"

根据协议,平台作为第三方为站代收款活动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日德知识网的其它文章